• 男人天下(Livenh.Com),成功男人的必经之地!
首页 > 时尚男士 > 正文

红配绿并没有原罪
2016-06-14 22:32:23   来源:互联网络   进入论坛   评论:0 点击:

戛纳国际电影节今天开幕。中国女星张馨予穿着大红大绿的绣花礼服出现在红地毯上,被网友戏称披了床东北大棉被去走秀。 红配绿,在很多人眼里意味着:No!关于红配绿的民间俗语太多了,红配绿真俗气、红配绿丑到...
戛纳国际电影节今天开幕。中国女星张馨予穿着大红大绿的绣花礼服出现在红地毯上,被网友戏称“披了床东北大棉被去走秀”。 红配绿,在很多人眼里意味着:“No!”关于红配绿的民间俗语太多了,“红配绿真俗气”、“红配绿丑到头”……总之,多数情况下,红色和绿色的搭配,给人一种“土掉渣”的感觉。
红配绿并没有原罪
       红色和绿色单看都好好的颜色,怎么放在一起就讨人嫌了呢?今天,就来说说,为什么红配绿会让人感受一股戛纳红毯都压制不住的乡村田园气息?红色和绿色,是色相环上最遥远的距离 从色彩学上说,红色和绿色是对头。它们在色相环上的关系是这样的:看见红色和绿色了吗,它们之间整整隔了180度。
红配绿并没有原罪
       红色和绿色之间排斥度大,是一对互补色。这就意味着,红、绿色彩放在一起会造成极强的视觉反差,使得色彩对比达到最大鲜明度,并强烈刺激感觉器官。 在这种强烈映衬下,红的会越发显红,绿的就越发显绿。考虑到这一点,“红绿灯”就作为区分“停”和“不要停”这对重要相反概念的标志。
        像这样大角度色相对比的配色类型,对人眼的刺激强烈,有眩目的效果,这非常类似《最炫民族风》的铿锵节奏。但强烈的刺激,更易引起视觉疲劳,产生不适应感,使人心理也随着失去平衡而焦躁不安。红和绿大面积相配并不赏心悦目.
红配绿并没有原罪
        红配绿也可以不难看,关键看技巧 .
        虽然红绿搭配难度大,但也不是说,互补色在一起就不漂亮。一点也不带尖锐刺激感的色彩组合在一起,视觉舒适是舒适,但过分调和的色彩搭配,会显得模糊、平板,看多了也容易产生厌烦、疲劳感,比如 以只要对红绿配加以适当的调和,比如调整一下两者的面积强调主从关系,在颜色明度和纯度方面拉开距离,同样可以很漂亮。
       红配绿,在中国民间曾经是美的代表 既然红配绿冲击感这么大,为什么大红大绿仍旧屹立不倒地流传至今? 这或许跟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的的色彩运用习惯有关。长期以来,传统民间色彩审美要求色彩单纯明快,讲求平面的色块对比,强调装饰趣味。喜欢纯色,不爱杂色,运用色彩强调强烈的补色对比、高纯度色调对比,追求大面积的对比,较少西方传统绘画中微妙的层次色彩变化。 这种情况造成的结果是,传统文化中涌现大量华丽的艺术作品——因为凡鲜艳而明亮的色彩都具有华丽感,色相对比的配色也具有华丽感,而互补色就是其中最华丽丽的大杀器。 比如宋金时期的红绿彩陶瓷,将当时民间这种大红大绿的审美倾向表现到极致,华丽鲜艳让人感受到欢畅淋漓的对比。
       同时聪明的古人早就想到以一色为主,另一色做点缀的方法,色彩搭配产生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的和谐感。比如这尊关公像.
红配绿并没有原罪

       在中国民间曾经是美的代表 .既然红配绿冲击感这么大,为什么大红大绿仍旧屹立不倒地流传至今? 这或许跟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的的色彩运用习惯有关。长期以来,传统民间色彩审美要求色彩单纯明快,讲求平面的色块对比,强调装饰趣味。喜欢纯色,不爱杂色,运用色彩强调强烈的补色对比、高纯度色调对比,追求大面积的对比,较少西方传统绘画中微妙的层次色彩变化。 这种情况造成的结果是,传统文化中涌现大量华丽的艺术作品——因为凡鲜艳而明亮的色彩都具有华丽感,色相对比的配色也具有华丽感,而互补色就是其中最华丽丽的大杀器。
        比如宋金时期的红绿彩陶瓷,将当时民间这种大红大绿的审美倾向表现到极致,华丽鲜艳让人感受到欢畅淋漓的对比。同时聪明的古人早就想到以一色为主,另一色做点缀的方法,色彩搭配产生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的和谐感。比如这尊关公像↓大红大绿是怎么流行起来的? 既然红和绿同样可以也确实给人们带来美感,红配绿怎么就成了“土”的代言人呢? 大红大大绿真正流行于服饰开始于晚明。在明中期以前,平民百姓均穿着浅淡朴素,对这种富艳华丽的颜色敬而远之,尤其在明初,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,像红色这么正的色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穿。
        但到了晚明,随着服饰制度的松懈,人们便开始大肆消费起大红大绿来。 晚明人对大红和大绿的喜爱,甚至带来了红、绿染色工艺的兴旺发达。明崇祯《松江府志》中说:“染色之变,初有大红、桃红出炉,银红、藕色红。今为水红、金红、荔枝红、橘皮红、东方色红,初有沉绿、柘绿、油绿、今为水绿、豆绿、蓝色绿……” 明朝《金瓶梅》中还有这么一句话:“红配绿,看不足。”那时市井人物看来,红配绿,好看得不得了。
        从晚明社会大红大绿的服饰流行时尚中可见,早期的服饰时尚,最鲜明的体现便在于对制度的突破,贩夫走卒,也可以随心所欲僭礼逾制了。于是他们首先去做的,就是找回曾被制度剥夺的尊严和地位,体验翻身作主人的快感。
          不过,当大红大绿成为全民时尚,就连村妇野老都不分场合地点地穿服其身,其中所蕴涵的身份地位的指意和象征,也必将消失殆尽,正所谓“奴隶争尚华丽,则难为贵矣,女装皆钟娼妓,则难为良矣。”大红大绿似乎在服饰上变为泛滥的俗物。其后乡土文明对于高对比度的色彩搭配的大力发扬加以运用,让浸染在城市文明中的人们感到格格不入。
        最显著的一个例子就是颇具乡村民俗风味的年画。华丽加喜庆的“红杉绿裤”基本是对年画颜色的符号式概括。鲁迅先生在《狗•猫•鼠》中曾有提及:“我的床前就贴着两张花纸,一是‘八戒招赘’,满纸长嘴大耳,我以为不甚雅观;别的一张‘老鼠成亲’却可爱,自新郎、新妇以至傧相、宾客、执事,没有一个不是尖腮细腿,像煞读书人的,但穿的都是红衫绿裤。”
       清代杨柳青年画中人物衣服的颜色搭配
红配绿并没有原罪
       红配绿并没有原罪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原罪

上一篇:时装秀上的衣服经常奇形怪状?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
最新写真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