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男人天下(Livenh.Com),成功男人的必经之地!
首页 > 解读男人 > 正文

虐恋就是在玩轮盘赌
2017-06-11 17:09:18   来源:   进入论坛   评论:0 点击:

那天,一个朋友忽然发问一句:很多人是不是厌恶琼瑶?看着对话框,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不过旋即明白,当年那些窝在被窝,拿着手电筒看书的少女们,长大了。与继子女的恩怨,夹杂着当年小三上位的黑历史,琼瑶...
那天,一个朋友忽然发问一句:“很多人是不是厌恶琼瑶?”看着对话框,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不过旋即明白,当年那些窝在被窝,拿着手电筒看书的少女们,长大了。与继子女的恩怨,夹杂着当年小三上位的黑历史,琼瑶式的虐恋,居然滴入到了琼瑶的现实生活里。不过随着琼瑶的公开话别,这一切似乎要就此告结。 当初看她书最多的人,或许也是如今厌恶她更狠的人吧? 但对于爱或不爱,只有当事方最明白,旁观者看不清的。即使是在书中世界,在敢爱敢恨的江湖人身上,爱或被爱,都是那般纠结,那般无常。
       若以书为例证,武侠世界里描写的爱,是百转千回的。江湖人的爱,更像是在放大镜之下解剖爱之尸身。你能看到千奇百怪、各式各样的爱情观,也能感受到非同真实世界的相爱相杀。 偏执狂和乱伦者的一厢情愿 陆展元与何沅君的洞房花烛夜,被一个偏执狂和乱伦者搅扰了。即使没有封建礼教,乱伦也是一种禁忌,它作为人生物本能的一道底线,无论如何是不能触碰的。
        于是,试图触碰的武三通,把自己逼疯了。一个父亲,即使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养父,想要婚配女儿,这在礼仪教化的封建社会不敢想象。武三通的恋,像一场燎原大火,不但引燃了自己的单恋之本,也烧光了自己的理性之根。 他把自己变成了疯子,是一番彻彻底底地自我虐待。他在自虐的过程中已经搜寻并且获得了快感,这快感至少能够维持他对何沅君心驰神往的朦胧感。 这个自虐成疯的乱伦者,没成想在女儿的婚礼上,会遇见一个偏执狂,而且还是一个绝代佳人。
        陆展元和李莫愁的相遇,是在何沅君之前的,无疑,李莫愁深深爱上了陆庄主。拿着陆送给自己的定情手帕,李莫愁或许不止一次幻想过两个人的花前月下。然而最终得到的,却是陆与另一个女人成婚配。 爱如李莫愁,偏执成赤练仙 李莫愁的爱情种子,是陆展元亲手撒下的。生活在终南山的李莫愁,隔绝人世,不受尘世俗气的纷扰,如终南山的泉水一般明澈。
        或许,陆展元一开始正是喜欢上了李莫愁的一尘不染。相比之下,陆展元行走江湖,又有好的家世,他身上的尘俗之气萦绕繁多。他可以对李莫愁随口扯谎,用情不专,也没有丝毫心理负担。最终,他抛弃了李莫愁,与另一个女子结婚。或许,他对李莫愁是真心的,对何沅君也是真心的。只是,他的爱不是始终如一的,更多的是被尘世裹挟。他像其他正常男人一样,随口说爱、随口抛弃爱、随口迎娶爱。
      令陆展元没想到的是,他随口爱上的李莫愁,却是一个性格极其偏执的人,不能忍受背叛,由爱生恨,且此恨绵绵无绝期。以赤练仙子示人,恰恰说明李莫愁内心并没能放下陆展元,然而李莫愁的爱已经无人呵护,爱延转到了对立面,变成了恨。 不思量,自难忘。李莫愁变成了赤练仙子,也变成了情爱的奴隶,最后葬身绝情谷,用生命了却一段孽缘。
         李莫愁的由情及恨,不是毁灭心上人,而是毁灭心爱之人的身边人。相比之下,金庸笔下另一个女人康敏,她的情爱观念是顺昌逆亡。社交达人的康敏,就像西欧宫廷的贵妇,每每对心爱的人传情达意,也盼望男人能主动拜倒自己的石榴裙下。于是,段正淳、马大元、白世镜,统统成了她的猎物。康敏,或者说马夫人的情爱,好比一场狩猎,像一场生理上的吞咽撕咬盛宴。及至最后,她搜寻到了乔峰这个终极目标。 没有证据表明,康敏对乔峰的单相思,仅仅是出于围猎成功后的生理刺激。然而结果却是,康敏在追乔峰的过程中,使用了之前“围猎”的手段。然而乔峰没有接招,她就打算把萧峰毁灭。这赤裸裸地由爱变恨,是康敏自负颜值超高的扭曲爱情观。 “洛阳百花会中,男子汉以你居首,女子自然以我为第一。你竟不向我好好的瞧上几眼…那一千多人便再为我神魂颠倒,我心里又怎能舒服…为什么不瞧?难道我还不够美貌?世上哪有你这种假道学的伪君子。” 临终道出实情,不过她却至死不懂得,为何乔峰能够对她不为所动。
        说到底,康敏和乔峰根本不是一条人生轨道上的人。康敏的情爱是一场追逐游戏,而乔峰更爱的,是邻家小女式的女性,即便她们不懂交际,甚至颜值平平,但有平凡世界的真挚情感。康敏由爱生恨之后,她除了恨乔峰的不解自己风情,也更应该恨自己不懂乔峰的世界观。 她想跟乔峰的世界接轨,最终却以自己的世界出轨而收场。真可谓是康敏寻他千百度,乔峰却在穿秋裤。
        虐恋,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没有相交。 虐恋难,成正果更难。 相爱和相杀,本就是轨道不同导致的后果。单相思或者偏执狂式的虐恋,一般都不会有好结果。武侠的世界里,孽缘修成正果的寥寥无几,但也不是没有。
       “只见她束发蓬头,一领开襟便衫,形容憔悴,玉面瘦损,一双充满凄楚而包含柔情的美目,怔怔痴痴地注视着摆在她面前桌上刚刚完成的、用檀香木雕刻的一座头像”。——《五凤朝阳刀》
       侯国英,魏忠贤的干女儿,一个常自称小爷的女魔头,当对手派来江剑臣做卧底时,她这个喜欢男扮女装的人,还是被他激发出女性的柔情——她在心底爱上了这个男人。侯国英有自己的非常手段,直接用药酒,让生米做成熟饭。这一点,金庸笔下的康敏确实应该学学,否则也不会遗憾地死不瞑目了。 武侠人的世界,平常人不懂,但武侠人的爱意,跟平常人其实并无两样。侯国英想要的,是跟江剑臣厮守终身,为此她还曾想过废掉江的武功,牢牢地拴在自己身边。
         虐恋相爱的人,似乎总想通过极端的方式寻求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快感;像是一种病态的美,带着极端唯美的苦痛和窒息感;又像是在玩一个跳崖的死亡游戏,心脏狂跳的刺激感让参与者欲罢不能。
       或许,虐恋就是在玩轮盘赌,即使下一秒枪响人亡,想要勾动扳机的人还是前赴后继。 江剑臣和侯国英这对冤家的相爱相杀,贯穿始终,幸而他们还算有一个好结局,最后双双栖身石城岛。 812年前,元好问在进京赴考途中,偶然看见一个猎人杀了一只大雁,相伴的大雁居然下坠自杀,要与逝去的大雁相思相守。诗人大为感动,买下这两只大雁,把它们合葬在了一起。这之后,有了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”的千古名句。
       动物尚被情所缚,何况是我们人自身。相爱本就不易,相杀更难,有情就会有爱恨。虐恋也好,孽缘也罢,不同轨道上的人生,南辕北辙的结局是常态。若能够相向而行,已实属不易了。
      “我双手烤着,生命之火取暖,火萎了,我也准备走了。”这是英国诗人兰德的一句诗。不光生命有终结的时候,爱情亦是如此。如果把这段话植入成男女相爱,爱情之火灭了之后,不纠缠、不自虐、不他虐,做到清清爽爽的离开,才好。
虐恋

相关热词搜索:轮盘 就是

上一篇:关于爱情,你又想起了谁?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
最新写真更多>>